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苑论坛

优秀民事裁判文书(一)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年01月30日

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川民初字第1988号

原告:张英发,男,1944年5月8日出生,汉族,现住张店区

原告:张玉华,女,1953年11月6日出生,汉族,现住张店区

原告:张玉琴,女,1958年7月13日出生,汉族,现住淄川区

原告:张博生,男,1964年4月2日出生,汉族,现住淄川区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吕辉华,男,1945年5月15日出生,汉族,淄博开发众意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现住张店区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孙虎,山东鑫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张钧发,男,1945年7月12日出生,汉族,现住淄川区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张崇善,男,1972年9月26日出生,汉族,现住淄川区,系张钧发之子。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燕翠娟,女,1971年10月1日出生,汉族,现住淄川区,系张钧发的儿媳。

第三人:淄博市淄川区将军路街道办事处二里社区居民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李家云,主任。

原告张英发、张玉华、张玉琴、张博生与被告张钧发、第三人淄博市淄川区将军路街道办事处二里社区居民委员会物权保护纠纷一案,原告于2015年7月24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唐峰适用简易程序两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英发、张玉华、张玉琴、张博生的委托代理人吕辉华、孙虎,被告张钧发的委托代理人张崇善、燕翠娟到庭参加诉讼,第三人淄博市淄川区将军路街道办事处二里社区居民委员会经传票传唤无理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审理期间,因原告另行提出行政诉讼,本案曾中止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张英发、张玉华、张玉琴、张博生诉称,张长淦又名张西川,与张英发系父子关系,与张玉华、张玉琴系父女关系,与张博生系祖孙关系,张长淦与被告系叔侄关系。张长淦兄弟五人,曾经共同居住在父母所有的位于淄川区将军路街道办事处二里社区的四合院中,后来,张长淦分得西屋北首两间。1978年后,张长淦离开该房屋到城区居住,将房屋出租他人使用。1998年4月20日,被告二里社区曾出具证明一份,证明张长淦对上述两间西屋享有所有权和土地使用权。2004年因被告张钧发家庭人口较多,张长淦同意由张钧发居住,但并非赠与。该房屋被告张钧发一直居住使用。张长淦于2013年去世。现因农村房屋开发,被告张钧发在未征得张长淦及其继承人同意的情况下,用上述两间西屋及院落,为自己置换了楼房,严重侵害了原告合法权益。为此,原告诉至本院,要求被告将其用张长淦的房屋院落面积(55.06平方米)置换的楼房归还原告,或折价赔偿原告80000元。

被告张钧发辩称,2012年在旧村改造中,被告依据川集用(2004)ZJAK003号土地使用权证确权的86.16平方米的使用权面积置换了新楼房。该土地使用权证是在2004年12月28日淄川区人民政府核发。原告的主张无事实依据。该土地使用权证确权的86.16平方米面积置换给被告楼房是合法的,二里社区与本案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社区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主体不适格。原告滥用诉权,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并赔偿给被告造成的损失。

第三人淄博市淄川区将军路街道办事处二里社区居民委员会未陈述。

经审理本院认定,张长淦又名张西川,与原告张英发系父子关系,与原告张玉华、张玉琴系父女关系,张长淦的长女张玉芬、三女张玉翠表示放弃对该财产的继承。张长淦的另一子张银发已经于1977年去世,原告张博生系张银发之子,系张长淦的孙子,要求代位继承,张银发的其他继承人张丽、张钢、张洪卫表示放弃对该财产的代位继承。张长淦兄弟五人,曾经共同居住生活在父母所有的位于二里社区的四合院中,张长淦与被告张钧发的父亲张长青系兄弟关系,与被告系叔侄关系。后来家庭分家时,张长淦分得西屋北首两间。1978年后,张长淦离开该房屋到城区居住,将房屋出租他人使用。1998年4月20日,被告二里社区曾给张长淦出具证明一份,证明张长淦对上述两间西屋享有所有权和土地使用权。2004年9月22日,张长淦曾出具证明一份,内容为:“现有二里草房两间西屋,南北长7.89米,东西长3.81米,此房送给张钧发居住”。2004年9月24日,被告张钧发申请土地使用权登记。2004年9月25日,淄博市淄川区人民政府为张钧发进行土地使用权公告。2004年12月28日,淄博市淄川区人民政府为张钧发颁发川集用第(2004)ZJAK003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权证》。此后该房屋被告张钧发一直居住使用。张长淦的妻子朱义香于2007年去世,张长淦于2013年4月病故。因二里社区进行旧村改造,被告张钧发用上述两间西屋、院落及被告本人原有的房屋、院落与第三人按照土地面积1:1的比例并另行交付部分资金,置换了淄川御庭豪景1号楼1单元1303号楼房一套。原告认为被告侵害了其合法权益,双方多次协商未果,为此原告诉至本院。

本案庭审过程中,被告提供孙允成书面证明一份,用以证明1999年张钧发给了张长淦500元现金,作为张长淦两间草房的购房款。被告提供高夙安、刘艳金的证明各一份,用以证明2003年,被告张钧发曾经对四合院中西屋北首两间草房即双方争议房屋进行了翻建。

另查明,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四原告曾经以不服淄博市淄川区人民政府土地使用权行政登记为由,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淄川区人民政府2004年12月28日为被告张钧发颁发的川集用第(2004)ZJAK003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权证》。本院做出(2015)川行初字第78号行政裁定书,以原告的起诉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三个月”为由裁定驳回了四原告的起诉。四原告不服该裁定,提出上诉,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2016)鲁03行终103号行政裁定书,以原告的起诉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两年”为由裁定驳回了四原告的上诉,维持原裁定。

以上事实有原告提供的二里社区于1998年4月20日出具的证明一份、职工登记表一份、淄川区就业办公室出具的招收登记表一份、土地登记档案一份,被告提供的土地证复印件一份、孙允成的证明一份、村委证明一份、刘艳金的证明一份、收条一份、李振玺的证明一份、高夙安的证明一份,证人张某李某的证人证言及当事人的陈述予以证实,并经庭审质证、认证,可以采信。

本院认为,原、被告双方对于在1998年以前,该争议的房屋属于张长淦所有的事实并没有争议,只是对于1999年后该房屋的演变情况有争议。被告张钧发提供的孙允成、高夙安、刘艳金的证明各一份,说明1999年后被告张钧发与张长淦对该争议房屋发生了买卖关系,被告对该房屋进行了翻建。上述房屋演变的情况解释了为什么被告主张该房产1999年之后归被告所有,与2004年9月22日张长淦出具的证明能够相互印证,没有矛盾,合乎情理。2004年9月22日张长淦出具的证明虽然写的是送给张钧发“居住”,但是原告也没有提供相关证据证明2004年9月22日以后该房屋仍然归张长淦所有。另外,张钧发在申请办理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的档案中,二里社区也于2004年7月15日出具证明,承认张钧发拥有该处宅基地使用权及房屋产权。被告张钧发在该房屋拆迁之前持有的川集用第(2004)ZJAK003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权证》是证明其合法拥有土地使用权及地上建筑物所有权的有效证据。原告不服淄博市淄川区人民政府土地使用权行政登记的行政诉讼,并未撤销被告张钧发曾经持有的《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权证》。原告认为行政诉讼中应当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房屋登记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的规定先行解决民事争议的主张,本院认为,根据原、被告双方提供证据的情况,即使被告张钧发没有办理川集用第(2004)ZJAK003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权证》,该争议房屋的所有权也应当归被告张钧发所有。况且,在被告办理了《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权证》以后长达10余年的时间里,张长淦及其妻子朱义香、四原告一直没有提出异议。被告张钧发在二里社区旧村改造中置换了相应面积的楼房,应当归被告所有。原告要求被告将其用张长淦的房屋院落面积(55.06平方米)置换的楼房归还原告,或折价赔偿原告80000元的诉讼请求,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张英发、张玉华、张玉琴、张博生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800元,减半收取900元,由原告张英发、张玉华、张玉琴、张博生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唐 

二〇一六年五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岳金霞


关闭


版权所有:淄博市淄川区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鲁ICP备13032396号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将军东路166号 电话:0533-5280687 邮编:255100